邓超:杨幂太能自黑 手特欠

“工作狂”状态的邓超,开始让人恍惚。他不再是羽泉身边那个闪亮的“砸场麦霸”;也不是《分手大师》里男扮女装、癫狂至死的喜剧丑角。都已经是两个孩子他爹了,还这么玩?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付超 图/薛建宇 视频/张超 王栋)

邓超这次拼了。

《分手大师》公映前,他高密度出现在各种节目上、扭臀、爆料、耍贱,还搬来了老婆孙俪。上映后,他每天至少跑一个城市,和观众跳舞、交流、自黑,还开了微博卖力吆喝“3天之内谁不去看就拉黑”。

第一次采访是在《分手大师》上映前一天,才不过中午12点,他的眼睛已经全是血丝。相熟的工作人员摇摇头说,“超哥太拼了。”访谈里邓超火力全开,聊起这部跟《变形金刚4》同天上映的导演处女作,就像回到了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的舞台,高昂的情绪根本停不下来。

由于急着赶下一场通告,当天采访时间被压缩,三天后又和他约了次电话采访,在跑宣传的车上抽空接电话的邓超,话题依旧绕不过《分手大师》。只不过,这一次他把谈话重点放在了票房上。相熟的工作人员又无奈了,“超哥拼了。”

这个“工作狂”状态的邓超,已经开始让人恍惚。他不再是羽泉身边那个闪亮的“砸场麦霸”;也不是《分手大师》里男扮女装、癫狂至死的喜剧丑角。都已经是两个孩子他爹了,还这么玩?

总给人外向感觉的邓超,在公众面前有许多面,但他也有一些只属于自己、或者说不太被你知道的另外许多面。

>>>点击观看《分手大师》腾讯首映礼 邓超:我以前挺装的

Part1连赵薇都说:这次超超超贱!

大概是从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给好友羽泉站台开始,大多数人开始认识到邓超“疯”的那一面。那次闪亮登场应该是惊掉了无数人下巴的,当时在家里看电视泡脚的孙俪,都手一哆嗦把手机给掉进了脚盆里。马后炮回想一下,你很难讲,如果那一晚羽泉的身边没有邓超,冠军奖杯是否会旁落他人。

后知后觉往回考证,邓超的“喜剧癫狂史”几乎遍布他的人生。小时候他就总被姐姐在额心点上一枚红点、扎着小辫,半骗半哄地在床上背《唐诗三百首》;中学时留时髦的长发,走在街上被男生吹过口哨;话剧《翠花》里,他反串演九儿,这一反串就把一部毕业大戏串成了全国巡演……

正因为前史太过丰富,所以宣传《分手大师》期间,邓超去三里屯大跳广场舞、去综艺节目高唱《山路十八弯》、每次发布会都劲歌热舞、娘娘腔随口就来,这都已经不算啥好大惊小怪的新闻,他不过再度密集地加持了自己天赋般的喜剧癫狂属性。况且,这些和他在《分手大师》里的男扮女装和贱格爆表的表演比起来,都太小儿科了。连赵薇都说:听说这次超超超贱!

所有人都认为,邓超与生俱来自带搞笑属性,好友俞白眉也认证说,“他是一个天才喜剧演员。”而邓超自己倒很谦虚,他的说法是,“我只是对喜剧很感兴趣。”

话音刚落,邓超停顿下,自带属性又抑制不住往外冒,“对哦,你说我怎么演戏演了十多年,才想到来做喜剧?”

“那怎么才想到来做喜剧?”

这个问题,邓超思考的时间不短,以至于最后给出来的答案也因为酝酿过长流于平淡,他说,“我需要尝试皇帝、军人等很多角色,通过积累达到爆发吧。”

但其实,这部晚到十多年的《分手大师》,或许也是因为邓超一贯以来的无计划吧。

Part2“我的青春像火一样,永远在打架,一直打抱不平”

小学时,邓超还算是个传统教育范畴内的“好孩子”,拿过三好学生,戴三条杠,“那时人都说,这孩子将来肯定上清华北大。”

中学时,迪厅开始流行,这个大家以为能上北大清华的孩子开始学跳舞,一下跳成了领舞的台柱子,染五颜六色的头发,打耳洞,扎小辫儿,往所有大人想不到的方向生长。最叛逆时,邓超离家出走,“生意兴隆了嘛,就带团去广州赚钱去。”嘿,听起来还有几分理直气壮。

在流传甚广的“邓超青春故事集”里,他受不了保卫科科长欺负女同学,拿着菜刀满校园追砍对方的段子也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一笔。“我觉得我的青春像火一样,荷尔蒙冲动带来的。初中时候我绰号是‘混世魔王’。遇到事情也自己扛,跑过龙套、去过舞厅领舞、13岁打耳洞、染五颜六色的头发、帮兄弟出气经常参与校园群殴、让父母很头疼。”更小的时候,邓超就已经展示过这种正义感,据他的姐姐回忆,邓超最爱听的就是雷锋的故事,“每次听到地主婆欺负他,就很愤怒,发誓长大后要找她算帐。”

“那时我永远在打架,一直打抱不平,但我内心其实挺善良的。”

他曾在小学时跟人打架,老师顺带没收了他的骷髅戒指,“这跟打架没关系啊”,邓超为此据理力争,死活不肯松口,一定要将戒指讨回来。最后的结果是讨回了戒指,并转了学。

少年时期的随性和原则感一直延续到考入中戏——即便是看似“改邪归正”的考中戏,对邓超而言也是一件随遇而安的事情。在此之前,他原本被父亲勒令去学美术,因为考试迟到才错过考学。而去学表演这件事儿,“我的兴趣完全不在表演上,也没那个能力,说白了,我普通话都不好,后来我同学弄这个我就跟着来北京看看。之前没来过北京,就去长城、紫禁城(笑)。考上之后我也对表演没兴趣。”但在考三试时,邓超还是为出成绩狠心劈了个叉,“整个腿都撕裂了。”

毕业后,一心想要考取北京人艺,但却因为户口问题被拒之门外,邓超一个人闷了瓶二锅头缓解苦闷,再后来,他成了从单位主动辞职第一人。“我妈当时知道了对这事儿非常不满,说你疯了吧?!”说起这段,邓超谈笑风生,“我就是比较喜欢自由。”但在不知道后来结果的当时,人们更喜欢把这类故事定义为勇气。“我就是一个普通人,跟所有人一样,下一秒的生活该怎么过,我自己也很忐忑。”

这么看来,从混世魔王到刚毕业的那几年,邓超的字典里没有“计划”这个词。也正因为此,如果没有演员邓超,现在也许还会有领舞邓超、歌手邓超、画家邓超,损失的是观众,从来不是他自己。

Part3当了演员,比导演还积极喊“再来一遍”

直到从学校毕业开始正式成为演员,对表演真正萌发兴趣的邓超,才逐渐有了点儿计划性。从《少年天子》、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一路通过电视剧积累,到现如今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、《中国合伙人》,最后成为导演扔出《分手大师》,每一步都走得挺踏实。

拍《合伙人》时,邓超透露做导演的想法,陈可辛在一旁笑道:“你想当导演,请我做监制,我才不背那个黑锅。你做演员,一个地方不满意都要反复重拍,当导演以后不知道要重拍多少遍,预算都搞不定啦。你太完美主义了,也太贪心。”

在片场,邓超总是比导演还积极喊“再来一遍”的那个人,因此大家都喜欢开玩笑说,“来,现在看看超的第99种表演。”跟他合作《画壁》和《四大名捕》的陈嘉上曾被逼疯,“不要再演啦,已经够啦,已经够啦。”邓超自己的说法是,“一部分原因是想给出更多可能性,也是怕自己给得不多。”

而在片场,邓超也是最爱给导演出主意的人。《合伙人》中有一场戏是邓超站在池边上和黄晓明谈股份计划书,谈完看看表说:“好,我工作时间结束了,现在是下午茶时间。”然后他西装都不脱就跳进了游泳池,这其实是一个临场发挥。道具师还一度拉着邓超怕把西服毁了,导演陈可辛在监视器后面大笑,“让他去!”

“我总是玩不够,导演说‘挺好’,我希望做到‘完美’,导演说‘完美’,我还想尝试另一种‘完美’。”

按说以邓超的性格和作派,你肯定会以为他是个脸皮厚到能媲美长城城墙的主儿,但这或许又是一种性格误读。

爱笑的邓超也爱哭。小时候一听《白毛女》选段就哭,妈妈和姐姐骗他是垃圾桶捡来的,他也哭,并从此绕着那个被“指认”的垃圾桶走路。解释自己为何在《翠花》里反串九儿时,他半开玩笑地说:“其实主要是觉得可能没有女生会去演一个那么贱的角色,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,我就毛遂自荐了。”演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时,他一开始还很抗拒片中造型,“太像太监了。”——这理由,是不是挺不邓超的?

Part4“我是电热毯,孙俪是我的插头”

邓超的不羁放纵爱自由,因为孙俪而画上了一个或许是形式上的句号。而从两人结婚至今5年的生活来看,曾经可以说是散漫的邓超,也渐渐有了点奶爸该有的成熟范儿。

没记错的话,在跟孙俪的恋情曝光后没多久的2007年,邓超还在某颁奖礼上高调示爱,要把奖杯“放在你的新家里,我爱你。”2011年结婚后两人走上海电影节红毯,在主持人“拥抱一个吧!”的请求下,邓超已经会低调回应说,“我们还是给大家鞠躬吧。”即便是后来去《我是歌手》助拳,邓超也是因为“孙俪撺掇的,羽泉又是老朋友,要不然我肯定不去。”

对于自己和孙俪的关系,邓超曾经有过一句温暖的情话,“我这个人比较爱热闹,很多人说我是电热毯,但她是我的插头。”孙俪对邓超的表扬也另类中透着小欢喜,“别人之前一直觉得我是乖乖女,现在和他在一起,我的面具被一层层撕掉了。”

“结婚前我比较爱玩,结婚后我觉得这些都没意思、没意思、没意思。”邓超曾经接受采访时说过这句话。

什么有意思?也许陪孩子玩。“我带他(等等)去摸雨、摸灰尘,让他接触这种物质,保姆总说这些太脏,不能摸。我说没事,我就摸给他看,他摸了以后说‘哎?’然后就朝我笑。我特别感动的是我一回去,他就谁都不要了,连午觉都不睡了,我媳妇都嫉妒我。他给我展现各种他最近吸收到的东西,用小手拉着我,带我看家里的各个角落。”邓超说,“那种感觉太幸福了。”

一听《白毛女》就哭,被骗是垃圾桶里捡来的,从此绕着它走,小时候的邓超跟镜头前疯癫的他挺不一样。

四年前提起当导演,当时觉得“疯了吗!”

腾讯娱乐:这次《分手大师》当导演还蛮意外的。

邓超:其实三四年前光线李总就跟我聊过当导演的事儿,我当时觉得是个天方夜谭,疯了吗?因为导演在我眼中太神圣了,得是满腹情怀、故事,阅历又高,技术过硬,我觉得我任何指标都不达标。我后来跟俞白眉聊这事儿,他说你要做导演我第一个不看,当然这个人很无耻的最后跟我作为联合导演了(笑)。

腾讯娱乐:片中拿杨幂的胸围和脚开玩笑更让人意外。

邓超:其实她生活中比这个更自嘲,更自黑,她生活中是一个手特欠的人,没事推你下那种。至于拿她自己的段子开玩笑,你想,我们是喜剧工作者,不能仅仅停留在语言的喜剧上。包括俪俪(孙俪)、韩寒、金星,都是实名演出,我们嘲笑自己,就是自己放松的一个状态。

腾讯娱乐:孙俪怎么说动的?

邓超:不用说服。我们生活中就很爱开玩笑,她偏冷那种,我激烈些(笑)。

腾讯娱乐:相比之下倒觉得你表现中规中矩了些。

邓超:听了好失望。(做委屈状)(记者:你唱歌、扮女装都见过了呀。)但是还是有很多东西是这次才拿出来的呀。(不要再卖萌了好吗!)

腾讯娱乐:你长得比一般喜剧演员帅,演喜剧亏了。

邓超:我没觉得。原来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个一百七八十斤的胖子,后来瘦下来,一直觉得自己还挺勤奋的,这个倒是有感觉。

腾讯娱乐:搞笑形象特别容易深入人心,以后再回去演些严肃角色还回得去嘛?

邓超:当然回得去啦,未来我想导演的作品可能有像《美国往事》那样的,还是希望自己是个演员不希望前面加个前缀(喜剧演员)。开始我演一堆皇帝也是养家糊口,你先把饭吃饱。后来不演白杨,也没人找你演军人。路要自己去趟的,你总做那个会觉得好占便宜,方便嘛,又好捞,是吧?后来觉得那不是我作为演员的兴趣点,所以喜剧是第一步,我今年还会上一个《不法之徒》,那个我也很期待,是个逃犯,杀人强奸,还是个GAY。

与《变4》同天上,以为第二天要“收尸”呢

腾讯娱乐:这次宣传力度很大,你也真的很卖力在吆喝。

邓超:一定会的。我现在有第一次玩水的孩子那种刺激,包括担心,没玩够,都会有。我们先公布的档期,然后没几天,身后一个巨大的黑影,“我们也是627……”(故意放低声音)然后很多人说,“超,赶紧跑,赶紧躲,千万别成炮灰。”但我拍这个之前跟白眉已经想好了,大不了他回去干编剧,我干演员,也没觉得能怎么着,就不躲了。

腾讯娱乐:如果失败了,会沮丧吗?

邓超:瞬间失落感肯定有,如果惨败,会很伤艺术家的士气,但那又怎样?我挨到拳才知道这儿疼,是软肋,把这儿赶紧再改善,要不然未来会有更大的口子。

腾讯娱乐:目前来看,《变形金刚4》票房很高,但《分手大师》表现也不错。

邓超:场次有保证,但都是小厅。而且他们的票价是我们一张票的三倍。但我一点都不遗憾,我已经收到很多老师、前辈发来的贺电,“金刚在前,大师仍在”都是用的这样的言语。我也是它的超级影迷,知道它能量有多大,我们跟他们同时见证了中国电影票房单天到2.8亿,这是我们一起做到的,我们依然站在这个舞台上。我以为第二天要去“收尸”呢,我们还没有“收尸”。对于前景,我也非常乐观。对于总票房我一点担心或遗憾都没有。简单说,好吧,我没被炸飞,明年我还敢挑你们,你们什么时候上我就什么时候上,我有过这样的体验和经历了。

腾讯娱乐:那对于《分手大师》负面的评论,比如内容低俗,你怎么看?

邓超:我特别欢迎批判,任何批判都是时代进步,对于我们这种菜鸟导演一定要批判,才可以鞭策我们成长。有夸有骂你都不能被冲昏头脑,骂得客观我是很接受的啊。

腾讯娱乐:你似乎总表现出来一种爱演不演,爱拿奖不拿奖的状态。

邓超:其实你问的特别好,就是真正面对心中欲望,自己千万别掩饰。你要锻炼那个东西,就是你是真为观众拍吗?就像一个不认识你的人在银幕前,那一个瞬间带来的感动,那是我愿意做的事儿。我始终认为奖项是额外的褒奖,“哎呦,还有这个?谢谢谢谢。”但你一定不是为那个,为那个就是偏了。

腾讯娱乐:包括也比较少往大制作里扎。

邓超:这个还好,也接过大制作,就是也不过瘾,真不过瘾。我是过于小心进到电影行业,反而不轻松,不纯粹了。

我喜欢自由,我的户口还在人才中心飘着呢

腾讯娱乐:最近电视剧《相爱十年》也在热播,你演的肖然也不是大城市的人,毕业后要找工作、留在大城市打拼,感觉这个跟你本人经历挺像的。演的时候很有共鸣吧?

邓超:我想想。哎,还真有点,不是共鸣,好像是有点像。

腾讯娱乐:剧里肖然想留校没留成,这段甚至跟你想留人艺结果没留成一样一样的。

邓超:是的。为什么说有点像呢?人艺那事儿你也知道,我当时觉得进剧团天经地义呀。所以还真是有点像,我还没想过这事儿,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。

腾讯娱乐:性格呢?也像肖然特别讨厌那种努力了得不到回报、追求普世公平吗?

邓超:NO,NO,NO,我现在接受任何事情,任何结果。

腾讯娱乐:你现在对生活中的成功、失败是什么概念呢?

邓超:其实可以回到人艺那件事情上说,当时我是有负能量的,那个负能量跟了我很久,其实你说的那个是很贴切的,我们自己在面对走向社会的局面,肯定会有很多次分手和被分手,我就是活例子,你是带着这种负能量走下去,没事,这事完了再找下一单,这个很重要。

腾讯娱乐:就是情绪还是有。

邓超:对,当时肯定都认为是天大的事儿,就像小学时没写完暑假作业一样,其实那有多严重啊?纠结肯定是会有,说没有的,那都不是人(笑)。

腾讯娱乐:还记得你之前在宣传《合伙人》去大学座谈,一直耿耿于怀户籍制度对高考分数的影响。现在户口落哪儿?上海?

邓超:我大学在北京,集体户口,在人才交流(中心),飘着呢。因为我比较喜欢自由,我说实话是自动从单位(中国国家话剧院)辞职第一个人,所有人都说你疯了吧?考分也一样,包括那么多证,要那么多证干嘛呀?

左臂纹“SL”献给孙俪,幸好她不叫孙梅

腾讯娱乐:最近那么忙,会不会忽略了家人?

邓超:我们这种工作的性质,势必在工作时会少陪家人。我跟我媳妇都是业内人士,对这个看得很正常,这不能叫忽略。她要去拍个戏也是一段时间。

腾讯娱乐:就是必须得牺牲一些东西。

邓超:谈不上牺牲,我们还是享受。其实就像保护动物的,他肯定得在山上住,就每天挤不了地铁。这都很正常。

腾讯娱乐:跟孙俪也结婚这么多年了,在家里现在两人状态怎样、如何分工?比如孩子上幼儿园,谁说了算?

邓超:我们还是会更多地商量吧。其实,谁说了算这事儿,好像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是特别科学。大家都是生活的学习者,很多事还是一起商量着来。

腾讯娱乐:有两个孩子了,以后会不会上《爸爸去哪儿》?

邓超:其实我刚从那儿回来,刚录完《快乐大本营》,龙梅也找过我,我特别感动他们对我第一季、第二季的邀请,包括第三季的邀请,他们说你先看第二季再感觉下(笑)。我只能说,目前没可能,但是也不排除任何可能。

腾讯娱乐:你身上有三处纹身吧?左臂内侧那个什么含义啊?一直没查到这个的出处。

邓超:这个四五年前纹的,就是我媳妇名字的缩写,SL。就还好她不是叫孙梅什么的你知道吗(笑),我也是纹完之后才突然一激灵,要不然就是SM了(笑)。

记者后记:“超,你可以的”

由于同名,又是江西老乡,跟邓超的这次访问,很多时候更像两个普通北漂在唠家常(我知道他不是啦)。南昌米粉这些话题真没少往外冒。采访开始前还拿了自己年会时男扮女装的照片给他看,邓超看得很仔细,看完乐坏了,拍着我的肩膀说,“超,你可以的。”——但总感觉,这话也是说给正跟《变形金刚4》搦战的他自己听的。

至于邓超的故事,其实你很难讲它有多励志或多传奇。每个行业里,像他这样靠着一半天赋、一半运气博得成功的人都不少。但在成功之后,能不忘初衷做些爱做的事情,这样的人可不算多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当前:

封面人物

推荐:中国人的一天冰箱姐冷笑话豆瓣一刻新闻哥

上一篇:安晓芬:因儿子决定拍小时代

下一篇:江志强:我和汤唯情同父女

球探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