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志强:我和汤唯情同父女

作为华语电影圈最低调的老板之一,你或许对“江志强”这个名字感到陌生,但你对他投资发行的电影一定不陌生——《卧虎藏龙》、《色·戒》,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霍元甲》……除了吃饭和睡觉,他几乎不做任何电影以外的事。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喻德术 图/小钢 视频/张超 王栋)采访第一句话,年过六十的江志强对着镜头做自我介绍:大家好,我是《黄飞鸿》(新版)的监制之——江志强。他其实还有很多听起来比“监制”唬人的头衔,制片人、公司总裁、李安张艺谋的知己、刘德华李连杰的好友、汤唯的老板……

作为华语电影圈最低调的老板之一,你或许对“江志强”这个名字感到陌生,但你对他投资发行的电影一定不陌生——《卧虎藏龙》、《色·戒》,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霍元甲》……还有那部一口气拿下九座金像奖的《寒战》。在国际上,“江志强”三个字几乎等同于华语电影的品质保证,他同时也受到海外片商的青睐,不仅是《木乃伊3》的中方制片人,还引进《贫民窟百万富翁》等电影进香港。

业内都习惯称他一声“江老板”,媒体有时候则把他奉为“教父”,老板江志强很少西装革履,格子衬衣永远扎在皮带里,外套似乎永远是那件深色夹克,坐飞机只坐经济舱。各种大片的新闻发布会,作为投资方老板或制片人,他往往不会坐上嘉宾席或主席台,而是背着一个双肩包在台下来回溜达,矮小、清瘦,经常从记者眼前一闪而过,一不小心还会以为他是个粉丝。

也很少见到江志强牵美女走红地毯、和演员搞饭局酒局,原因只有一个:没有时间——除了吃饭和睡觉,他几乎不做任何电影以外的事。年迈的母亲问他“你到底什么时候退休啊”,江志强说:“钱赔完了就退。”

2012年,警匪片《寒战》上映,导演陆剑青和梁乐民回忆:项目立项批文那天,投资人江志强比他们还兴奋,“老板说,我们现在要做,而且还会做大。我去请演员。”

最终,江志强给《寒战》请来了梁家辉和郭富城,为第一次做导演的陆、梁二人“保驾护航”。“投资其实是最简单的事情,签支票就可以了。我觉得我付出精力更多的是帮他们请到这些好演员。”江志强在后来的采访里说。该片当年刷新了香港警匪片的最高票房纪录。

“梁家辉 郭富城 刘德华客串”这类阵容,在江志强监制的新导演作品中并不少见。2010年,江志强用自己和李连杰的交情,找到他来主演薛晓路的导演处女作《海洋天堂》。虽然李连杰最后没有收片酬,但这部文艺片的百万投资过半打了水漂。两年后,江志强再度投资薛晓路,还找来汤唯演女主角,最终《北京爱上西雅图》用数千万投资在国内获得了5亿多票房,迅速让薛晓路从新人成长为一线导演,江志强公司也大赚了一笔。

2013年,编剧出身的袁锦麟要导《风暴》,江志强不但找来刘德华主演,还“忽悠”他以片酬入股的方式共同投资。影片上映之前,江志强一度笑言“卖片全靠刘德华”,而刘德华也果真好使,《风暴》内地票房突破3亿,刷新了《寒战》的记录。

“很多人问我,怎么挑选合作的新导演。我不是开教堂的,我就是一个生意人。我看人,只凭两点,一是人品,二是努力。有人拿着两页纸就来问我,老板什么时候可以帮我拍,我说你是不是写成一个90页的剧本再来谈呢?《寒战》那两位导演用了5年时间准备剧本。他们的成功百分百是自己赚来的,不是我给的。”

几乎是每年一部的节奏,今年开拍的《黄飞鸿之英雄有梦》,导演周显扬仍然是青年导演——两人之前曾合作过《大追捕》,当时的主角是任达华和张家辉。《黄飞鸿》主演彭于晏虽已是一线明星,但并没有武术底子,被太多人拿来与李连杰作比较。但江志强却十分看好这招“险棋”,甚至觉得他有望接替李连杰、甄子丹等人成为下一代功夫巨星。“他肯花一整年功夫去练武、为一个角色做准备。”

一连串被他扶植过的导演、新人数过来,江志强摆摆手:“他们的成功百分之九十五是他们自己的努力,我只是那百分之五。其实我是希望把中国电影做好,今天中国的市场这么大,还有潜力做得更好。”

事实上,除了新导演,对做艺人经纪完全没兴趣的江志强还曾扶植不少新演员,汤唯就是其中之一。

2006年,江志强和李安合作《色·戒》选中汤唯,影片掀起极大反响,却因为尺度过大导致汤唯在内地被禁。这个时候江志强把汤唯签到了自己公司旗下,他曾表示之所以这么做是“受朋友之托”,但这个“朋友”是谁江志强从来没有说过,也许是李安,也许就是他自己。 很长一段时期内,江志强的公司就只有汤唯一个艺人。后来安乐只再签了一个桂纶镁,成为艺人经纪公司中的“一朵奇葩”。

被禁之后,汤唯通过香港优才计划获得港籍,并被送到英国留学,后来出演港片《月满轩尼诗》正式复出,然后出演韩国电影《晚秋》获封影后——该片导演金泰勇现在成了汤唯的未婚夫,再后来出演《武侠》和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,成功回到一线女星行列。有香港资深业内人士爆料称,汤唯的复出之路都是江志强一手策划的(恋情除外),为的是弥补当年《色·戒》给她带去的创伤。

但江志强否认了“一手策划”这个说法:“没有没有,汤唯是很有主见、很聪明的一个人。她去英国是想提高演技,因为拍完《色·戒》以后,她对演技有想法,想提高一点,她去英国念英文、念演戏,因为她想做一个更好的演员,她本来是学导演的。”

那么到底有没有为汤唯的复出暗中出力?江志强坦言当然也有:“张艺谋拍《金陵十三钗》,我说哎,汤唯你能用吗?张艺谋说他想找新人,没有办法解决。事实就是这样,你说的那些东西(一手策划)可能是人家随便写的,不是事实。”

江志强承认他和汤唯的关系极为特殊:“她是我们带出来的,跟汤唯的关系是很密切,这是真的。我跟她真的是像(父亲)女儿一样的关系,因为是看着她长大的。这个关系也不是说我们的员工才这样,我不是这么看待这个事情的。我觉得拍电影跟做艺人(经纪)是很矛盾的,但是汤唯跟我的关系是很特殊的一个关系,因为她是一个很好的演员,就是我看着她长大而已。”

有人说,江志强对扶植新人乐此不疲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好友李安的一番话。当时李安和他说:“我拍了这么多年电影,很多老板和制片人我早都忘记了,但是我永远会记得帮我拍第一部电影的老板。”

把江志强的事业推上顶峰的,也正是与李安的合作。李安拍摄《卧虎藏龙》时,资金筹备极其困难,没有华人愿意投这么大一笔钱来拍摄一部武侠片。当《卧虎藏龙》的全体演职人员已经在新疆准备就绪时,台湾投资方因为投资股票失利而临时撤资,江志强随后出资填补了资金空白,并担任该片的制片人。他还用了一年时间,游说好莱坞提前支付1500万美元预算的一半资金。

“当时,就觉得李安是个很好的朋友,就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了,没想太多。”

随后,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发行资源,2000年,江志强把《卧虎藏龙》发行到了全球各地,其中北美票房超过1亿美金,成为美国市场上第一部票房超过1亿美元的“外语片”;同时其全球票房接近2.3亿美元,当时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约为1:8.28,换算下来约为19亿人民币。直到今天,仍然没有任何一部华语片的全球票房能超过这个成绩。2001年,《卧虎藏龙》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奖,这个奖至今还没有任何一部内地的华语片能够拿到。

2004年,江志强又把张艺谋的《英雄》发行到美国——该片于2002年在国内上映,竟然一举登上北美票房排行榜榜首,后来再也没有任何一部内地电影能重登榜首。最终,《英雄》的全球票房超过1.77亿美元,按照当时的汇率接近15亿人民币,同样笑傲群雄。

再后来,江志强又把《十面埋伏》、《霍元甲》等无数国产片发行到全球各地,其中含张艺谋所有影片的海外发行,包括最新的《归来》。有人开玩笑说“有人的地方就有华语电影,有华语电影的地方就有江志强。”

也正因为这些,安乐影业拿下了美国环球公司在内地的发行代理权。不过江志强表示,与香港不同,安乐只是环球公司在内地的“发行顾问代理”,因为内地只有中影一家公司具有引进好莱坞大片的权力,发行权则只有中影和华夏两家公司拥有。而且这种合作关系的稳固性,江志强并不看好,“它(环球公司)不会永远完全交给我,因为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大,我相信美国公司都希望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基地,发行电影。”

很多人都好奇,华语电影界能人那么多,为什么老外单单就信江志强这个牌子?有更多人认为,江志强同这些海外片商建立了极好的“私交”,他们买江志强的电影是“看他的面子”。

江志强搓了搓他那斑驳得如同老树皮的手,笑了:“我跟美国人这么多年,我跟他们学的,他们是不讲关系的,讲实力。为什么我今天一说拍《黄飞鸿》他们就跑来了呢?是因为环球公司通过《霍元甲》赚了5千万美金,整整4亿人民币,所以今天一听说我又要拍功夫片,他们立刻就跑来。不是好朋友的关系,我拍一个时装片,他会说‘对不起,我没兴趣’;所以跟外国人打交道,是生意,不是说好关系、坏关系,一点都不是。”

而江志强的“实力”,则体现在他永远有精准的眼光,永远会跟潮流“对着干”:别人都在拍什么,他绝对不会跟着拍;别人都不拍什么,他反而会跑去拍。“最典型的就是《卧虎藏龙》,当年100个人劝我不要拍,说古装片、武侠片,所有的东西都死定了,但我和李安当时就特别坚决,因为观众他讨厌的不是某个类型、他讨厌的是烂片。”

《卧虎藏龙》和《英雄》之后,中国的古装动作大片时代开启,《无极》、《夜宴》等相继问世,这个时候,江志强又开始想别的路子:“06年为什么要拍《霍元甲》呢,因为我觉得这个题材很久没人拍了。我当时跟李连杰讲,你有没有这个能力、有没有这个心情,他说有,于是他花了很大的努力、重新锻炼身体来演霍元甲;我跟他说,只要我们很努力地做好这个事情,一定能卖。”事实证明江志强的判断是对的,《霍元甲》不但国内票房过亿,在北美市场上也卖了好几千万美元,让美国发行方环球公司赚得盆满钵满。

在江志强看来,正是因为有了《霍元甲》的成功,后来才出现了《叶问》系列:“功夫片的时代来了,这个我很高兴,但后来因为太多这类影片了——各种《叶问》一度盛嚣尘上,有些人烂拍了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这个时候,江志强又调转方向,开始拍警匪动作片,于2012年和2013年连续推出《寒战》和《风暴》两部电影,内地票房分别超过2亿和3亿,创下香港警匪片最高票房纪录。”

眼看警匪动作片大热起来,江志强又跑了,2014年开始弄功夫片《黄飞鸿之英雄有梦》,理由是:“这些年我每到一个国家,当地的电影人都会问我‘你下一个功夫片是什么、中国下一个功夫巨星是谁’,所以我觉得是时候了。”

果不其然,江志强一宣布要拍《黄飞鸿》,美国环球公司就兴奋得不行,跑来“求合作”:《黄飞鸿》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当天,环球公司高层亲自出席并发表长篇讲话。除了美国,全球其它国家或地区的片商也都对《黄飞鸿》“虎视眈眈”,希望能与江志强合作再赚一把。

戏剧性的是,江志强在30岁之前没有碰过电影。

江志强父亲江祖贻原本是香港旺角一家影院的经理,后来“自己单干”成立安乐影片公司(内地分部叫“安乐影业”),成为名噪一时的电影发行人。由于占尽“地利”,江志强从小就与哥哥和姐姐在父亲的影院和公司里钻,除了看电影,还看到父亲在做的一些事情,比如把全世界的电影买到香港来放映。

13岁时,父亲去丹麦买片,江志强也跟着去了,并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情色艺术片——这或许为他后来投拍《色·戒》埋下了种子:“当时我还是个孩子,影院不让进,但我父亲说‘我是来买片的,不能把小孩丢在外面’,所以稀里糊涂就看了。”

但年轻时的江志强对电影并没有兴趣,学习也不大好。成年之后,算得上“富二代”的他整天无所事事:“我30岁以前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最沉迷的就是赌马和打麻将,但赌钱哪会赢的啊?”

30岁之后,江志强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进入了父亲的电影公司工作,没想到一干竟然入了迷。除了电影,江志强似乎再没有其他爱好。新闻上,从来不见他与女明星的绯闻;他甚至几乎不跟演员和圈里人凑饭局、酒局,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就说:“这辈子谁要能吃一顿江志强请的饭,算是天大的面子,因为他从来不请人吃饭,永远请人喝咖啡谈事儿,谈完事儿之后拜拜。不要在饭点约江先生,这就是前辈,这就是老师。”

为什么不和演员吃饭——反正要吃饭嘛?江志强的答复是“身体原因”和“没有时间”:“我不能喝酒,因为以前病得很厉害的时候,医生说我不能喝酒。”

“为什么要跟演员吃饭呢?没有必要啊。我跟所有人都是好朋友,有东西可以直接跟他们谈,因为我相信现在中国电影最缺乏的是好剧本、好导演,你找到好剧本、好导演,就一定会有好演员来找你。所以我就花大量时间去培养新导演,选编剧,没有时间干别的。”江志强接着说,“中国电影唯一不缺乏的就是钱。”

那不工作的时候,江志强在干嘛?答案是:吃饭和睡觉。

“因为人的兴趣就是这样,我一到晚上,没什么事就提早吃饭,然后我就去看电影了。”江志强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,他每周都会去影院两三次,和观众坐在一起看片,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现场观察观众反应,看他们到底喜欢什么、不喜欢什么。

安乐几十年间将全世界的电影发行到香港或内地,也把华语电影推广到全世界各个角落。在国际市场上,江志强“不讲关系只讲生意”,叱咤风云;而在内地,由于电影产业和市场还极不成熟,江志强的发行工作做得也并不容易,虽然他本人不喝酒,但手底下的人为了卖片却难免应酬——曾经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电影的发行都是靠在酒桌上解决。

走到今天,当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时候,在酒桌上做发行的时代已经过去。“现在我觉得发行不是一个最重要的环节,宣传才是最重要的环节,怎么把一个电影推广出去才是关键。现在不用喝酒了,你请这些影院的老板、经理喝酒,他们都不会来,没有时间跟你去。因为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影院经理,也不是院线老板,而是观众。你看《失恋33天》第一天只有5%的排片,但是当天晚上就变成30%了。你不跟他们喝酒,就算影院经理讨厌你也没关系,只要你的影片有人看他就会排。现在观众才是真正的老板,因为他要掏70块钱买票,他们喜欢看什么、不喜欢看什么很重要,这个不是靠喝酒能得来的。”

说到观众常常大骂国产片烂,江志强从制作人的角度表示理解并支持。“基本上观众就是讨厌烂片嘛。现在跟以前不一样,以前刚刚有电影开发出来,电影院都很吃香,大家都很喜欢去影院享受一下;现在时代已经变了,观众去影院是为了享受电影,所以你给他一个烂片、浪费他两个小时,他当然要骂人。”他觉得观众只会越来越苛刻,观众的年纪也越来越低,“所以将来对我们制片人的要求会越来越严格,你不能骗观众,烂片就是烂片,一定会赔钱的。”

但江志强有一项固定娱乐活动却是去电影院看烂片。“作为一个电影制作者,你必须要不断地看片、尤其要看烂片。因为只有你亲眼看过之后才会知道它到底烂在哪里,然后自己做的时候避免出现同样的情况。”

曾经有杂志在报道江志强时,用了个标题叫“江志强的电影王国”。“整个安乐其实只有50个人,怎么会是电影王国呢?”江志强自我调侃道。

近年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,华谊兄弟、博纳影业等专业影视公司纷纷上市,在资本市场上大展拳脚风光无限,但江志强的安乐公司却一直维持在50人左右的规模,既不扩容也不上市,让不少看好他的业内人士干着急。

江志强有他的想法:“我很认同中国电影应该要企业化、应该上市、应该规范,我非常同意,没有这个中国电影以后没有前途。但我不懂上市的事情,对这个东西也没有太大兴趣。我就喜欢拍电影,你让我每天跟这些银行家吃饭,我觉得很累……”

“不懂”,只是一个比较表面的说法,更深层的原因是江志强想要获得更大的投资自由:“如果公司上市了,我就得对投资人负责,那我遇到自己特别喜欢、但又明知不会赚钱的项目怎么办,投还是不投?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规模正好,我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那些更大的事情(比如上市)让别人去做就好了。”

那么什么是江志强“喜欢的事情”——电影本身,这其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做艺术电影和艺术院线。

几十来年,江志强以在电影投资方面眼光精准著称,但也有投资失败的案例,比如《苏乞儿》和《海洋天堂》。这两个电影,一个是想尝试3D技术,一个艺术性比较强,结果都血本无归。但在江志强看来这都是值得的,甚至是必须的:“对一个电影公司来讲,商业和票房很重要,只有赚到了钱才能继续拍下去,但艺术电影也是很重要的东西,它是给观众一些呼吸和营养的东西,我觉得这是一个正能量。”

也正因为喜欢艺术电影,拥有香港影院半壁江山的江志强敢于投建艺术影院,北京唯一一个艺术影院东直门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就是他的,由于坚持放映艺术片观众群体有限,影院开业好多年了至今仍在亏钱,但江志强不会将其关闭:“因为我个人喜欢,北京这么大的地方,奥运会都办过了,说自己是顶级城市,怎么可能没有艺术影院呢?你去美国、伦敦这些地方,很小的地方都有艺术影院,北京怎么可能没有呢?”

其实业界都知道,在电影预算方面江志强是一个极其抠门的老板,《风暴》主演兼投资人刘德华就曾笑言向江志强要钱比要命还难,他绝对不会多花一分钱。

“对于我来说,目光要宏观一点,长远一点,电影应该是艺术与商业兼顾,我的整个企业可以经营下去,一个赚一个赔,有点赚就可以了。”

“其实您是在把拍商业片赚来的钱拿来满足自己的艺术梦想?”面对记者这样的总结,江志强乐了:“对对对,可以这么说。我妈妈就问我,到底你什么时候退休啊?我说钱赔完就退了。”

把钱赔光暂时看来不大可能,到底有没有退休的打算?江志强说“没想过退休,身体上想过,但精神上没有。除非死掉,否则我会一直做下去(电影),不会停止。”

专访江志强的时候,记者又看到了他的标志性双肩包:因为上台讲话,他的包静静地躺在角落处。

十几年来,这个包似乎从来没有换过,永远半瘪不瘪、如影随形地趴在他背上,难道里面有什么秘密?

江志强再度笑了,笑得有几分顽皮:“方便嘛,为争取时间。为什么我住的地方永远都离机场很近?因为我没有耐心住在城里、花几个小时去机场。我把所有财富(指证件、银行卡、合同等)往这个包里一放,说走就走,效率很高。”

至于作为中国电影界最有影响力的大佬之一,为什么要如此低调?江志强反问:“我低调吗?没有啊!”随即话题一转:“不是低调,一点都不低调;你看我经常做访问,但我做访问都是为了宣传电影,我永远都不希望宣传自己,因为我们是幕后的人。”

他最后叮嘱记者,“多写一些关于《黄飞鸿》电影的啊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当前:

封面人物

推荐:中国人的一天冰箱姐冷笑话豆瓣一刻新闻哥

上一篇:邓超:杨幂太能自黑 手特欠

下一篇:吴镇宇看不顺眼内地拍片规矩

球探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