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圈丨给TFBOYS举灯牌的粉丝,都是挤过千军万马的铁血战士

划重点:

  1. 脚底踩着12节八号电池的丹丹,在排队安检到入场的短短200米里,几乎无法正常行走。她的两只粉色运动鞋里,分别藏有6节八号电池和一根10厘米左右的应援棒。
  2. 前排的姑娘喊白鹭帮忙,将藏于内衣带中已经四个多小时的灯牌撕下来。她的后背上已经被生生捂出一片热疹。
  3. 绑在栏杆的大灯牌,需要一小时换一次电池。丹丹索性守在了旁边,以防巡逻的保安将灯牌收走,或者直接剪断电源线。她身旁的“战友”每个人都撑开双手,伏在栏杆上——每隔一米就有一个人守在那里。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何可人 责编/方奕晗)

尽管各方合力“围剿”,史上最严苛的安检也未能阻止北京工人体育场成为“战争”的海洋。

2018年8月24日晚上,一切都在向能容纳3万人的场内汇聚——这里成为TFBOYS三家粉丝一年一度正面battle的战场。这个养成系偶像团体出道5年,因粉丝应援力量庞大,既赢得“帝国三子”之誉,也形成了一种奇异的惯例——周年演唱会异化成王俊凯、王源、易烊千玺各自粉丝之间的较量。

较量的主要形式是“灯牌大战”。粉丝进入演唱会现场,最重要、也是贯穿全程的任务:举起闪着自家应援色的灯牌,彰显声势,为台上的偶像打call。

2018年,这差点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最新安检规定:所有尺寸灯牌一律不许入场,大包寄存、小包随身,不许提前排队入场。每个安检口配十几位安保人员,对入场粉丝逐个检包。往年的心照不宣,变为眼前的严防死守、逐寸搜身。

这一度让19岁的阿泰绝望。她背后的双肩包夹层里藏着自己的灯牌。与粉丝团体保持着紧密联系的灯牌厂家,再次立下汗马功劳——新一代灯牌被迅速研发出来应对新的规定。迭代后的超薄贴片灯牌,折叠后如iPhone 6 Plus大小,厚度薄了许多。它们被火速拍下,发放到粉丝手里,然后被他们藏于自己裆下、胸前、大腿内侧、腰间、背后、脚底,所有他们认为身上不可能被发现的位置,等待16点开始检票。

灯牌

两个小时过去,阿泰连工体东门口都还没有见到。她排队不算晚,可队伍移动得实在太慢。

安检员的双手是最可怕的人肉侦查器,一寸一寸从粉丝的头顶摸到脚边。女安检员双手张成半圆状,卡在粉丝们的胸部、腰间摸索。一块块灯牌就这样被检出,成捆扔掉。

被夺走灯牌的人不肯前行,哀求着“我不进去了,你还给我!”而只要一拿回灯牌,她们就会绕到远处重新藏好“武器”,再次排队。就这样,偶像如灯塔,在舞台中央召唤;粉丝如战士,接受任务带着灯牌“杀”入。

奇招百出的行动拖慢了安检进程。直到19点整,阿泰还没能进入场内。大批粉丝被关在门口,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,她们一齐挥舞着手中的门票,央求着尽快放行,不要再层层检查。阿泰在门外,听着千纸鹤们一声声齐喊易烊千玺,忍不住双眼湿漉。

“千纸鹤”是易烊千玺粉丝的称谓,应援色为红色。为了今年灯牌battle的胜利,千纸鹤们提早三个月发动了“红海行动”。大二学生阿泰是易烊千玺的唯粉。这个受到粉丝群里姐妹宠爱的软妹,偏偏取了一个如大汉般的昵称。她笑着解释:“千玺说,斯为泰山而不骄。”

易烊千玺的红色灯牌

应援起源于韩国。想要喜爱的偶像不被市场淘汰,韩国粉丝们只有拼命地制造声势,证明偶像的受欢迎程度和商业潜力。娱乐圈瞬息万变,竞争对手无数,偶像要持续发展,只能靠粉丝撑腰。

如今这也成为中国偶像团体的生存之道。演唱会现场,一片齐整的颜色海,可以由一切有应援色的物件汇聚而成:闪光头戴、旗帜、带颜色的衣服,荧光棒,其中最重要的是灯牌。黑暗的观众席上,灯牌成了最夺目的应援工具,上面发着光的字和图案,远远望去,举牌粉丝的身份属性一目了然。

一张灯牌的构造不复杂。它是一块软布,上面的小灯泡有多种排列形式:一排、双排、或者满排。每个灯用rv线连接,剥线焊接,用乳胶覆盖,以防缠绕短路。灯牌靠电池发光。不用时取下电池,能折叠,方便携带,灯牌四角各有一个金属打孔,便于栓挂。一米见方的灯牌可叠成一本书大小,可手举;尺寸更大的则需要挂在栏杆上;50厘米的方形灯牌可手持,可放在腿上,也可用自拍杆支撑。

TFBOYS所属的经纪公司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时代峰峻”)不允许粉丝带灯牌进入周年会现场,但事实上没人遵守这个规定,安保人员多半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往年各地举办的周年演唱会上,三种颜色的灯牌都能顺利地出现在看台上。

「 hi,看“贵圈”,请上“热可乐”哦,域名www.rekele.com 」

TFBOYS的粉丝组织往往和电商里固定的几家灯牌厂商密切合作,以应变复杂机动的应援需求。王俊凯的粉丝小炎还记得,帝国粉丝三周年灯牌battle战役里,王俊凯的蓝色灯海获得数量上的碾压性优势。电商店铺“一手灯牌”记录着那一年配合粉丝“作战”的战绩:演唱会开唱前20天内,店家拒接了其他所有明星的订单,全力以赴赶工王俊凯家的灯牌。所有的工人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,勉强完成了北京场、广州场的团体灯牌订单。

王俊凯的蓝色灯牌

早在一切信息都不明朗的5月,阿泰就抱定信念——周年的灯牌大战、应援场面直接反映易烊千玺的人气!她跟着微博超话里的姐妹们早早买好了灯牌,最大最厚的那种。

但后来安保情况突变,阿泰傻眼了,网上流传的藏灯牌方式全都不适用,再去买新的已然来不及。她急中生智,买了个双肩包,将内衬拆开,把灯牌塞进去再缝上,包内装满其他东西。

正式开场前几分钟,惴惴不安的阿泰终于通过安检,狂奔着找到自己的座位。她双手颤抖取出灯牌,准备好为远处的小王子亮灯。

而粉丝团体的效率之高,也到了令人震撼的程度:24日上午听说连50cm×50cm的小灯牌都带不进去,下午就从电商紧急筹到近2000根最亮眼的荧光棒,3小时同城闪送到工体。

19点半,周年会准时开始。

battle

狂奔着入场的,不止阿泰一人。

脚底踩着12节八号电池的丹丹,在排队安检到入场的短短200米里,几乎无法正常行走,却又必须保持正常姿态,以免被怀疑。她的两只粉色运动鞋里,分别藏有6节八号电池和一根10厘米左右的应援棒。双脚硌得难受,丹丹只好临时从场地随处可见的废物中找了许多充气泡沫塞进鞋中,脚掌因此被高高托起,十分难受。一过安检,她赶紧小跑落座,解放双脚。

丹丹是王源的唯粉,这个群体昵称叫“汤圆”,应援色为绿色。“每年这个时候,都属于帝国的battle。”丹丹直言不讳。

王源的绿色灯牌

电池是必不可少的“偷渡战备用品”,有人将电池藏在胸罩里,被摸了出来。丹丹因此“多备一些,怕不够,两只脚分别藏”。

在此次花样百出的“藏物”大战中,丹丹最佩服的一招,是有人将灯牌放入面膜盒中,并重新塑封,谁都看不出内里的乾坤。“太逗了,特别好玩,各种心机。”

24岁的丹丹在北京一家公司做HR,朝九晚六。她喜欢王源已经3年了。为了这次周年会应援,她向公司告假两天。

她8月23日就来到工体附近,为王源的粉丝站子帮忙。三家粉丝的应援站当时都早早在工体附近安营扎寨。王俊凯的粉丝吸取去年“王俊凯粉丝当街引发骚乱”给偶像招黑的教训,包下附近的由王俊凯代言的必胜客门店,用做粉丝应援中心。

在丹丹看来,灯牌大战其实提前一天就已打响。23日晚,TFBOYS在工体内最后一次彩排,三家粉丝守在门口组成三色灯海。王源家的绿色灯牌占据好位置,铺就了一条绿色的路。易烊千玺粉丝的红色灯牌被挤至外围。丹丹一边沉醉在绿海中,一边发现不甘落后的千纸鹤们将雨伞撑开并翻转,用凹进去的伞面托住发光灯牌,高高举起。

然而,他们的偶像根本看不见这用心良苦的光海。为了让聚集的粉丝尽快散去,三位艺人当夜的联排被迫取消。

联排取消声明

给粉丝散发应援礼包则是丹丹在现场的工作。手机绳、便利贴、粉扑……都是些粉丝团体自己设计并找工厂定制的精巧玩意儿。领礼包的粉丝需要经过严格筛选,经验丰富的组织者能很快从对方的门票、灯牌、微博超话等级、微博内容来判断她是不是唯粉。“很多都是批皮(伪装成对家粉丝的人)。”丹丹说。

正面战场之外,还要防备时刻可能发生的奸细行为。24日下午,丹丹和其他几个“汤圆”正在热烈地讨论藏灯牌方案,忽然有人示警:门口有奸细——隔壁住的正巧是TFBOYS另一家粉丝,听见动静,派人“扒在门口偷听”。察觉到异样的“汤圆”开始“钓鱼”,故意提高音量诱敌深入,再趁其不备忽然打开门: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孩猝不及防暴露在门口。

正面battle最终出现在周年会现场。尤其是在演唱会最重要的区域——栏杆的捍卫上。栏杆是挂大灯牌的最佳位置,为了争抢有限的地盘,两家粉丝当众起了冲突。丹丹目睹自家人最先占到了位置,还没来得及挂灯牌,就被另一家的粉丝先缠上了应援丝带,宣誓主权。双方瞬时吵了起来。“对方嘴里很不好听,不干不净。一个二十多岁看起来很有气质的女的。”

熄灭战火的人是保安,方式简单粗暴——将丝带全部撕下。“这下双方都消停了,安安静静地坐回去!”丹丹犹如看戏般回忆。

TFBOYS有三位成员,粉丝却有五家。只喜欢其中一个成员的叫“唯粉”:凯唯(又称小螃蟹/凯家)、源唯(又称小汤圆/源家)、千唯(又称千纸鹤/千家);喜欢其中两个人的是CP粉;三人都喜欢的叫团饭或四叶草。在这五个粉丝群体中,唯粉和唯粉之间掐架最多。因为唯粉都强调感情绝对专一,认为自家偶像才是最优秀的,理应得到最好的资源和发展。

组合走红后,参与作品不断增多,出镜机会急剧上升。随着年龄渐长,TFBOYS的三个成员都面临着从少年组合向青年偶像的转型。因此,强化个人标签的需求随即显现。

粉丝们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TFBOYS所属的公司——时代峻峰。从2017年开始,时代峰峻希望进一步挖掘TFBOYS品牌的商业价值,以组合不解散、组建个人工作室的方式发展。这或许是平稳过渡的最优选择,也是顺势而为的做法。独立发展后,三人可以更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,更容易打造出鲜明的个人特色。

市场的考验这时也真正开始。

在这一过程中,粉丝发现三人的待遇和资源似乎并不均衡,公司对艺人仿佛有了亲疏远近。粉丝用“亲儿子”和“后儿子”的戏谑、调侃表达不满,发起一次次捍卫偶像权益的行动。

在比较性剥夺和现实威胁感的共同作用下,C位之争、影视资源之争、综艺活动之争、广告代言之争、背锅与洗白之争,纷纷出现在帝国三子的粉丝群体中。

周年会灯牌大战更是一场贴身肉搏,是在同一个舞台上的人气王之争。

准备

只是在今年的battle开始前,他们需要联手面对一个共同的大敌——灯牌禁令,并为了守卫灯海而绞尽脑汁。阿泰入场后,亲眼目睹旁边的粉丝姐姐,一圈圈撕下大腿内侧缠着的胶带,摘下贴了三小时的灯牌——大腿那里的皮肤,已被擦出一片水泡。

这痛苦是胜利的结果,来之不易。进入现场的每一位粉丝,都像是挤过千军万马的铁血战士。此前他们已在演唱会购票时过过招。

粉丝需要通过永乐APP抢购门票,分粉丝场和普通场,后者比前者开放抢票时间晚两天。粉丝要想买到位置更好的门票,必须获得粉丝内购码,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成为时代峰峻的高级会员。往年,内购码也需要抢——充值300元成为高级会员,从而获得在TF家族网站抢购内购码的资格。

去年,一场演唱会只放出6450个内购码,但为了抢码而充值的人少说也有3万。算下来,时代峰峻短期进账900万元。

最终,因为收到大量粉丝投诉,时代峰峻被密云区工商局约谈。今年,公司取消了抢购内购码环节,只要充值300元成为高级会员,都将获得内购码。

密云工商微博

而这只是第一步。抢到一张2000多元内场票的小炎形容,APP放票那一日,是一场网速和手速的比拼。凯家唯粉小炎参加过三次周年会。第一次抢票是三周年会,她在网吧胡乱抢到一张看台的票。“内场必须找很厉害的人”,小炎总结,网上甚至有“代抢”行业,“都是宅男去给你抢”。周杰伦、偶像练习生这类当下最火的演唱会,代抢费一般是100元-300元。TFBOYS周年会的代抢费则是800元。小炎的朋友今年就花了这笔钱,选了一个内场位置。

灯牌大战的规划筹备,更是粉丝之间巨大的耐力比拼,往往需要提早三个月。

微博名“我是帅气的马甲”是易烊千玺家的大粉(即微博粉丝数比较多的粉丝)。作为线下支援和指挥的成熟粉丝,他透露了铺就灯海的秘密。一片同色灯海中,如果混入其他颜色,效果会大打折扣。所以前期划区很重要。根据站位和往年经验,易烊千玺家选右边作为主攻区,源家选左边,凯家选中间,这是每年雷打不动的。今年工体场子比往年大了两倍,且最中间的座位不开放,千家还是照常划右边作为粉丝参考的选座区,并分出主攻副攻。

王俊凯粉丝抢票区示意图

“划区之后就是凭本事抢票了,这可以用集中人力办大事来形容。”粉丝微博站会转发各种抢票攻略,开票时所有人——包括不去演唱会的,都参与抢票,抢到之后再将票原价转给同伴。票数是固定的,参与抢票的人越多,成功率就越高。

抢票结束后,大粉会在第一时间开摸底群,以便大致获知每个区域有多少自己人。摸底群审核严格,群号都会隐蔽,符合条件的人会被死忠粉通过,并告知群号。每个群里都有负责人答疑解惑,安排应援方案。

灯牌也是提前两三个月就筹备。传统灯牌不好折叠隐藏,超薄灯牌价格比较贵,大粉们会搭配购置两种灯牌,以平衡风险。“鉴于往年允许带50cm×50cm的小灯牌和头戴灯牌,所以也准备部分作为备用。”

3个月前,阿泰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灯牌。但买下灯牌之后,她开始每天复习抢票攻略。整个7月,她时时关注群里的消息,一刻不敢错过。暑假里,她每天醒的比在校时还早,在群里一遍遍问:官宣了吗?充值通道开放了吗?放码了吗?

感觉周年会遥遥无期之际,阿泰惊喜地抽中了易烊千玺粉丝广州见面会的活动。“没有人能知道当时的我到底有多纠结。我攒的钱根本不够我去看两次演唱会,一南一北啊。”最后,阿泰决心放弃周年会机会,坐了24小时的硬座,从河北到广州为偶像欢呼尖叫。尽管隔得很远,但“很开心”。

正当她准备放弃周年会时,微博里传来现场粉丝告急的消息。阿泰心中难受,“不想让那么优秀的易烊千玺再面对着蓝绿海”。当晚,阿泰数了数所剩无几的积蓄,凑上爸爸给补卧铺的钱,买了一张17上的看台票。

阿泰知道,场馆很大,自己的位置根本看不清舞台。“没有关系。去广州,是为了我自己,去北京,是为了给他举灯牌。我可以看不清楚易烊千玺,可易烊千玺入目所及的那片红海里,必须有我那一块。”

灯海

暮色深沉,白鹭看见周围每个人头上的牛角亮着红光,密密绵绵地铺满一大片看台,她浑身如过电一般酥麻。“那是一种特别安详、特别和睦,让人特别留恋和开心的氛围。”她说,“平时听他们讲的会觉得挺脑残的,在现场的时候其实挺感动的。”

灯海里必须有我那一块,这是现场无数粉丝的心声。这样狂热的情绪,非身历其境不能理解。自诩路人粉的白鹭,带着旁观“脑残粉丝”的目的,汇入8月24日那一片灯海里。这个在电商公司从事市场工作的85后,没有穿有标志性的衣服,没有戴花里胡哨的头饰,拿着一个张学友演唱会剩下的红色荧光棒和两块灯牌,演出当天只身从上海坐高铁来到北京。

演唱会现场,三家粉丝起初僵持着,“敌不动我不动”。谁也记不清是哪家先亮起灯牌,渐渐地,所有被藏于身体各个角落的灯牌,一一点亮。

前排的姑娘喊白鹭帮忙,将藏于内衣带中已经四个多小时的灯牌撕下来。白鹭发现,她的后背上已经被生生捂出一片热疹。

不远处,阿泰正在奋力尖叫。她想起朋友曾经劝她的话:“易烊千玺有那么多粉丝,你去不去没有任何影响的。”阿泰反问:“他是有那么多粉丝,可谁知我是不是喊得最大声的那一个?谁知我的灯牌是不是最亮的那一个?”

会场另一边,丹丹也在努力把绿色灯牌举得更高一些。她的视线被自己手中的灯牌全面遮挡,什么都看不见。但就如网上粉丝所说:如果你想好好看演唱会,那就在家看直播。既然到了现场,就要做好在山顶举灯牌的心理准备!

绑在栏杆的大灯牌,需要一小时换一次电池。丹丹索性守在了旁边,以防巡逻的保安将灯牌收走,或者直接剪断电源线。她身旁的“战友”每个人都撑开双手,伏在栏杆上——每隔一米就有一个人守在那里。

作为粉丝图站负责人,此刻,内场区的小炎正扛着长枪短炮瞄准偶像王俊凯。从三周年到五周年,她目睹了周年会从粉丝和偶像之间的一个约定、一种互动的初心,变成现在人气评定下的比拼。“我不想参加这样的一种恶性竞争,迎合这种片面的东西。我觉得没有意思,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她透过镜头看着爱豆,隐约觉得,自己一路陪伴着的少年,在这个被灯海包围的舞台上,也许并不快乐。

王俊凯在演唱会上

这只是一种情绪。“山”那头,白鹭正对着“红海盛世”叹为观止。“歇斯底里的人群”、“社会失范的青少年人群”,这些学术论文里对粉丝群体的评价,此刻早已被她抛诸脑后。看着绵绵红海,白鹭说,我们就是和爱豆一起上战场的巾帼须眉。

她用极为优美的语言记录下眼前的一切:那是欢天喜地的团圆红。红灯笼、红对联、红福字、红鞭炮,林林总总的红火,铺满长街。相见互道吉祥,拂面的风亦说恭喜。这一晚是千纸鹤的大年夜。

“念他一场,一定要现场体验一次灯牌大战。”白鹭强调。

当前:

贵圈

推荐: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

上一篇:贵圈丨就算被骂也要这样拍 《如懿传》导演和他的倔强

下一篇:《人民的名义》被诉抄袭案一审宣判 编剧周梅森获胜

球探比分